地方资讯

香料鹦鹉貂皮帽中世纪版“双11”了解一下——威

更新时间:2021-11-25

  作为中世纪东西方商品的最大卖场,南来北往的海上贸易网络,构成了威尼斯主要的进出货渠道。

  相关阅读:如今的全球旅游圣地,大航海时代却是商武全能的超级城市!——威尼斯的故事VOL.3

  一年一度的“双11”刚过去不久,不知道各位的购物车里如今有哪些东西已经“确认收货”,又有哪些被含泪选择了放弃购买,就像《黎明之海》里玩家们从事海上贸易时,来往于各大港口倒买倒卖,一件件今天看来或许放在超市里显得稀疏平常的物品,又或许是B站罗翔所讲述的商品与禁卖品,通通成为玩家船舱里待价而沽的预期爆款。而在真实的历史当中,威尼斯先是赞助十字军攻下君士坦丁堡,拿到了从事垄断贸易的独家许可,又赶走了前来挑衅的暴躁“友商”热那亚,至此,就算不搞预购,减免,领券这套加减乘除的购物算术题,欧洲和东方的消费者们也只能乖乖打开钱包,从威尼斯人手上购买心仪的商品。

  假设二战时期欧洲战场的段子有一车,买卖微信账号也犯法。那么法国就占了其中八斗,余下两斗KPI,则交给意大利人负责完成。比如在墨索里尼的统治下,意大利的火车终于史无前例地做到了准时进站,而早在四百多年以前,威尼斯商业活动对于时间规律性的精确把握,足以让他的后人们感到无地自容。

  《黎明之海》的玩家们经常会选择用港口贸易的方式积累财富,以便扩大船队规模,增加海上收入,当你的船队进入到威尼斯这座城市,开始盘算最近哪些商品具有更大利润空间的时候,整个港口的经济体系就像威尼斯当年的商业活动对于时间规律性的精确把握那样,开始了它的全速运转。

  不同于今天意大利人给外人留下的刻板印象,曾经的威尼斯商人对于时间非常敏感,圣马可广场的大钟固定了工作日的作息时间,由于每年的航行模式由季节规律控制,我们今天在中学地理课本上学到的关于印度洋季风洋流的知识,最初就是由威尼斯的商业航海家们发现并总结的。

  每年9月季风平息的时间里,商船从印度出发,乘着秋风西进,把东方香料运至阿拉伯半岛,根据严格设定好的停留时间完成所有货物的交易工作,并在12月返航。返航后,便赶上德意志商人从寒冷的北方赶着驮兽运来皮衣和长靴,通过威尼斯的冬季集市,这些东西将在明年春天成为阿拉伯半岛上有钱人的“换季新款羽绒服”。

  与今天便捷的全球购渠道不同,中世纪的商品市场上,但凡异域货品,几乎就是“奇货可居”的代表,威尼斯人既然掌握了贯通东西的贸易线路,在商品采买上自然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并且必要时也会像今天囤积显卡的黄牛一样,把某些商品的价格炒高,再从中获得更高的利润。

  英国人用印度香料烹饪食物;开罗马木留克王朝的贵族身穿俄罗斯的皮毛;德意志市民需要叙利亚的棉花纺织衣物;美第奇家族银行家的情妇们刚刚收到最新的礼物是来自中国的丝绸,塞浦路斯的糖则是她们(也可能是“他们”,文艺复兴嘛)餐桌上必不可少的调味料;教会使用产自斯洛伐克的纸印制宣传单等等;这些,都来自威尼斯商人的运筹帷幄。

  除此之外,威尼斯人也从事“限定款”商品的买卖,其中就包括对神圣骸骨市场的垄断。所谓“神圣骸骨”,是指那些历史上重要宗教人士事后的遗骸,比如某所英国的圣本笃天主教会,供奉着已经风干的“盗贼的手臂”,这是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面的时候,在他身下另外一个受刑者(一名普通盗贼)死后遗体的一部分,于是乎,与基督这层在我们看来类似“我与科比合砍81分”的关系,赋予其宗教神性和稀有商品属性。供奉圣物的等级越高,修道院得到的募捐就越多,威尼斯人便是看中了这里面的商机。

  这种东西当然不存在“代理供货,正规渠道鉴定”的概念,威尼斯人在海外经商的同时,将各地圣徒的遗孤,比如泛黄的头骨,手指,整具尸体或者某个切下来的部分,通过购买或者盗取的方式(显然后者居多,前者也无非就是从偷盗者手里购买),威尼斯把这些东西卖给欧洲的一些小城市,以增加他们在朝圣者旅游贸易中的吸引力,怎么样,有点“XX故里,最美民俗旅游”的当代意味了吧,所以说今天的威尼斯能成为一座著名旅游城市,除了“水城”的天赋以外,类似的营销运作手段同样必不可少。

  每当《黎明之海》的玩家们去到一个此前未曾到达的港口时,一定会对当地独特的建筑风格,商品名录感到不同以往的新鲜感,而在现实的海外贸易环节里,能否准确把握当地风土人情,平衡各方利益,有时比正规的商业手续更加重要,说白了就是别光顾着自己闷头赚钱,也要考虑当地人看待外来土豪的仇富心理嘛。

  结果和去年美国“黑命贵”期间爆发的“零元购”活动一样,威尼斯商人也遭遇到了投诉无门的群体打劫行为。1418年,威尼斯商船队将一批香料,红色布料和克里特岛出产的奶酪运到埃及的亚历山大港贩卖。多年的生意往来,让唯利是图的威尼斯商人和当地腐败的海关人员之间达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然而这一次,埃及海关人员希望提高回扣金额,而威尼斯人却一副“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态度,因此海关对货物例行检查鉴定了许久也没有放行。

  上文我们提到,威尼斯商船的海外贸易活动严格遵徐季风的时间,埃及方面的拖延,到最后必然会让急于完成贸易活动才能准时踏上归途的威尼斯人选择妥协。事实的确如此但又并非如此,在支付了更多贿赂,并降低了香料在当地市场的售价之后,威尼斯人原本还以为起码赚回个辛苦钱,可最后把香料船上小船运到港口码头时,海关却突然要求所有装着货物的麻袋必须当场打开进行检查。

  所有袋子于是被打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时一群穷人一拥而上,哄抢这所有他们能抓走的东西,还在沙子里搜寻散落的姜、丁香、肉桂和豆蔻,从海关人员熟视无睹的表现中,威尼斯人明白自己等于是被对方打劫了两回,第一回是付出了更多贿赂,第二次则是这些被穷人们抢走的东西,最后大部分都会重新整齐地堆放在海关的库房里。

  买卖已然是做不成了,威尼斯与埃及马穆鲁克王朝新任苏丹之间也再没有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合作关系,随着威尼斯领事馆的撤离,他们失去了在这片东方土地的全部利润,转而寻找另外的市场与新航线,只不过随着名为“大航海时代”的历史服务器开始,新的玩家——葡萄牙即将让威尼斯人品尝到更加惨痛的失败滋味(未完待续)。